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神之候补第一百九十九章不落凡尘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之候补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落凡尘

“休想逃出老夫的手掌心,”老者怒吼一声,再次化为一道火光追了过去,

“这家伙的本命飞剑不一般啊,我的雷鸣链居然丝毫伤害都沒造成,”千米外zǐ色光芒一闪,出现了越子墨和沐清菡的身影,刚才的一幕,也让越子墨吃惊不已,看來这老者不愧被封印了千年,体内的法宝也同样被培育了千年,其威力真是不同凡响,

山下,一行等了数日的黑衣人,此时一个个正哆哆嗦嗦的围在一个随时都可能熄灭的火堆旁,

“老大,我们要不要放弃啊,都等了这么多天了,而且这里的天气是越來越冷了,连火都快生不起來了,”一个身体枯瘦的黑衣男子说道,

“都等了这么多天了,怎么能轻言放弃,你要想想那么高的奖金……”一名脸上有刀疤的黑衣男子,抱着双肩边打喷嚏边说道,可是就在其话才说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从山中快速飞出两道雷弧,

“嗖~嗖~”两道雷弧一闪即逝,完全沒有理会十人直接略过消失不见,

“奖金奖金,”刀疤男子话还沒有说完,立马双眼睁的老大,直接站了起來,此时其好关键我们现在有几个特别好的数字是工业用电像忘记了寒冷,指着远处还隐隐约约能看见的雷弧喊道,

“什么奖金,”其余九名黑衣人,闻言顿时也是精神一震,一个个像吃了兴奋剂似的,直接跳了起來,

“老大,你可看清楚了,”那名身材枯瘦的男子问道,

“绝对沒有错,快追,”刀疤男子说完,起身就要追去,可是就在这时,山中又飞出一道火光,可是火光并沒有直接从十人面前略过,而是停了下來,露出一位鹤发童颜的白衣老者,

老者浮在半空并沒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的十名黑衣人,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而十人一发现老者深不可测的修为后,当即一个个脸色铁青,浑身颤抖起來,要知道在这梦芝岛上,金丹期修士已经是强者了,元婴期的修士几乎沒有出现过,就更别说是凝神期的修士了,

“修为实在太低了,就当积少成多吧,”老者看着眼前的十人,忽然脸上露出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一笑,

“就当……”十人听见老者的话,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心中却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十人就仿佛商量好了一般,纷纷飞身打算遁走,

“哼,就凭你们几个也想从老夫的眼皮底下逃走么,当老夫是什么人了,”老者看着十人的举动,当即脸色一怒,然后在次化为一道火光,接着快速的在十人面前纷纷一晃,之后在次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十人原本打算飞遁而走,但是忽然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凭空消失不见了,老者做了什么,十人并沒有看清,但是下一刻,十人当中忽然有一名女子痛苦的嘶吼了起來,其余人闻声一惊,立马向此女子看去,结果发现女子的丹田处,空空如也,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这一幕吓的其余九人,背后全是冷汗,颤颤巍巍的低头看向自己的丹田处,结果又是九声痛苦的嘶吼相继传來,其余人的遭遇和之前的女子一样,丹田处全都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内部的金丹也早已经消失不见,

这一幕,十人瞬间明白了,为什么之前会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会忽然间大部分凭空消失不见,原來自己苦苦修炼的金丹已经不见了,十人惊恐的看向老者,发现此时老者的右手上正抓着十枚颜色各异鹅卵石大小的金丹,而且老者的手上,此时还残留着鲜血,很明显之前的一切都是他做的,

“哼,”老者看着十人惊愕的表情,冷哼一声,现出一丝嘲讽的神色,然后在十人的注目下,直接将十枚金丹扔进了嘴里咀嚼起來,

“畜生~”

“禽兽~”

“魔鬼~”

……

十人神色各异出口贸易额大幅回升,或愤怒或惊恐或不甘的骂出了声,此时他们也不在乎老者的修为了,自己辛辛苦苦修炼的金丹都沒有了,就算能保全性命,修为也全无,从此落入凡尘,在想修炼回來的几率微乎其微,

老者旁若无人的咀嚼着十人的金丹,丝毫不在意十人的目光,嘴中更是传出一声声让十人心碎的脆响声,咀嚼过后,咽喉一动,老者就将这十枚金丹咽进了肚子,随着金丹的下肚,老者浑身火光一起,似乎修为得到了一丝丝提升,

老者看着自己手上的红光,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自语道:“金丹的效果太差了,才提升这么一点灵力,看來还是元婴的效果能好一些,”

十人站在远处,闻听此话各个面容又是一惊,这老者是怪物么,居然能吞噬其他人的金丹增加修为,而且听此话还想吞吃对十人來说遥不可攀的大能修士们的元婴,

吞吃了别人辛辛苦苦修炼出來的金丹,居然还嫌弃效果太差,十人听见了怎么可能不生气呢,但是他们知道就算几人全部加起來也不是老者的对手,可就这样让他们就这样放弃报仇,心中却还很是不甘,

“怎么你们还在这里,不去逃命,还想报仇不成,能让老夫吃了你们的金丹,是你们的福气,不过你们金丹中的灵力实在太少了,赶紧滚吧,趁着老夫还沒有怪罪你们前,赶紧滚,”老者看着十人一脸不屑的说道,

“吃了我们的金丹,居然还要怪罪我们,”十人听了这句话,一个个顿时脸色极为难看,十人虽然修为尚低,但也是有血性之人,而且十人都是梦芝岛的高手,现如今金丹以失,等体内经脉之中最后的灵力都耗尽后,就会落入凡尘,就算以后不被仇家杀害,勉强苟活于世,但是从金丹期修士落为凡人的巨大落差,这种仙凡之别也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既然活着生不如死,为何还要选择苟延残喘,十人似乎都看见了自己即将到來的未來,当即一个个脸色一横,全部怒视着老者,

“兄弟们上吧,宰了这个老家伙,虽然今日我们难逃一死,但是今生能与你们称兄道弟,刀疤我此生无悔,”脸上有刀疤的黑衣男子,怒喊了一声,然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把银晃晃的大刀,略先向老者斩去,其余几人见状也纷纷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向老者攻击而去,

“哼,愚蠢,”老者冷哼一声,看着來袭的几人,一动不动,但是身前却凭空出现数团火球,向几人袭去,

“啊,啊,啊~”一声声痛苦的叫声,十人中的九人在火焰及身后瞬间被吞沒,最后化为了一堆飞灰,在风雪交加的雪地,沒有留下一丝痕迹,

“怎么,你也想步他们的后尘么,”老者看着身前的一位黑衣女子说道,

“我……”此时仅剩下的黑衣女子,脸色阴晴不定,她是这十人当中,唯独两名女子当中的一名,之所以就她活了下來,是因为火团并沒有击中她的身体,但是却也将她的一条左臂化为了灰烬,

“我……我……我不想变重回凡尘,”女子大喊起來,眼中充满了泪水,举起手中的白色长剑再次向老者斩去,

“哼,不自量力,”老者看了看女子,脸现一丝讥讽,抬手又是一团火焰,直接将女子化为了一堆飞灰,

老者解决完十人后,手一招,将地上散落的储物袋拿在了手中,作为多年上春晚的艺术家赵本山结果翻看一番后,老者脸色一沉,再次将所有储物袋又重重的扔回了冰雪中,

“哼,一堆破烂,”老者自语了一句,然后看向远处早已经不见身影的越子墨二人,再次化为一道火团追了过去,

看似漫长的过程,其实只过去了几个呼吸间而已,所以越子墨并沒有逃出去多远,老者就再次风驰电掣的追來,虽然每次老者快追上的时候,越子墨都能将其甩开,但是越子墨也只能做到此了,并不能将其真正的甩掉,因为其现在的精神力有限,无法一直维持高速飞行和瞬移,

“这么下去,早晚会被追上,抵想一个办法,”越子墨看着远处穷追不舍的老者,眼睛忽然一亮,露出了一抹笑容,

不多时老者的身影再次出现,但奇怪的是,老者发现越子墨居然不在逃跑,而是静静的浮在空中,似乎在等着自己一般,

“怎么,终于放弃无聊的抵抗了么,“老者看着越子墨说道,

“想取我的性命,还要看你的本事了,”越子墨说完,眼中忽然蓝芒一闪,

“冰凝眼,,冰碎魔方,”

随着越子墨眼前一亮,其身前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四方水晶,接着水晶之中飞出无数的冰晶,如刀锋一般锋利,并且带着破空之声向老者铺天盖地般的刺去,

这要是在以前,越子墨施展此招绝对能和老者有一战之力,但是现在其体内灵力只有平日一成,这就代表着灵力与精神力的严重失衡,原本越子墨的精神力和灵力,相差个一两个境界还沒有什么,

但是现在越子墨的精神力是平日的五成多,不到六成,而灵力却只有原本的一成,这就意识着,越子墨不能使用神导书,增幅魔法的威力,就算勉强使用,一层的灵力和精神力的效果,也是微乎其微,对如今境界的他,对付强大的敌人几乎沒有任何用,

“哈哈,就这点本事么,”老者笑着说道,其身前的淡红色光幕,轻易的就阻挡住了越子墨的攻击,

呼和浩特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
小孩吃东西不消化怎么办
广州包皮过长
友情链接
福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