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木纹鹤舞月明第七九章一兔

2020-09-17 来源:

鹤舞月明 第七九〇章 一兔

第七九〇章一兔

“小红,干的不错!继续让陶公子好好见识见识你的手段。我去看看尚纯纯。”

对陶山明的精神状态,凤如山很满意,对这次来陶山明这儿“随便看看”的收获,他也很满意。

当然,对这次和凤如山的交流,陶山明也很满意。

“尚纯纯是一个草包,一diǎn都不好玩,比陶山明差远了,凤如山,我警告你,你不许和尚纯纯在仙府里搞东搞西的乱来,这个女人,我不喜欢,要搞就出去搞,别让我看见。”

小红不喜欢一个人,根本不需要理由,就是不喜欢而已。

“小红你瞎説什么呢,我跟尚纯纯能搞什么!哈哈,我知道了,是你收拾不了尚纯纯吧。”

凤如山真是服了小红的想象力。

不过小红想象力丰富不要紧,这话要是传到慕容雪菲的耳朵里,肯定又是一场大祸临头,无奈之下,也只好用古老却历久弥新的激将法引开小红对“乱搞”的注意力。

他实在有diǎn怕了小红説话的天马行空。

“哼哼,这可难説的很,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作为一个寻灵鼠,即使是雌性的寻灵鼠,小红对女修和男修都没有偏见,她只是不喜欢进入到“它的”仙府中的女修,包括慕容雪菲和林飞凤,不过她拿慕容雪菲和林飞凤没办法罢了。

毕竟,仙府不是它的,是凤如山的,无论小红事实上对仙府内的一切拥有多大的支配权。但这并不妨碍小红讨厌别人进入仙府,除非是朱玉北这样明显是来做客的,或者是陶山明这样的阶下囚,小红自然不会介意。

……

“你是谁?为什么不杀了我?”

尚纯纯的声音干涩、沙哑、低沉,像梦呓一般,目光空洞游离,她看到凤如山,勉强一笑,眸子里一片灰白空洞,没有一丝往日的灵动。

“道友想死?”

“唉,看来聪明人果然更加敏感,几只小小的寒玉蜂就把她变成了这副样子,尚纯纯这里是没什么想头了。”

凤如山心中叹了口气。

据小红説,它只是在尚纯纯体验了一下寒玉蜂的“刺激”之后,让几只长相“性感”的寒玉蜂“随便”在她身上爬了几下,没想到尚纯纯直接晕了过去,然后就变成了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不过凤如山知道,以小红的脾气和它对尚纯纯的观感,寒玉蜂“随便”爬的,绝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小红没説,他也没仔细追问。

尚纯纯无论如何也是金丹修士,而且是偶然被牵涉进这场风波的金丹修士,战斗中杀了就杀了,问题不大,但现在尚纯纯既然没死,让他亲手另行再加折辱,凤如山还是无法坦然面对,小红对付尚纯纯,他可以不管不问,但细节,就算了吧,不知道更好,知道了反而别扭。

掩耳盗铃,并不难,而且多少有diǎn作用。

“只要能不再见到那个丑八怪,随便让我干什么都行!”

尚纯纯看着凤如山,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和隐隐的渴望。

“道友修炼的功法,是尚家本来就有的传承吗?”

“丑八怪!尚纯纯还有心思关心这个?”

当年凤如山从艾迪奇手中所购的傀儡,本来就是驾驶飞船用的“苦力”,自然用不着多么艳丽,朱玉北也不会真的大动手脚,他水平也不够,但对尚纯纯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注意到“小红”的长相,凤如山实在理解不了。

尚纯纯出身的尚家,只是流星山脉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历史上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人物,这样的小家族中,偶尔有一名女修结丹已经非常罕见,突然冒出尚纯纯这样一个“德艺双馨”的明星,想来中间她必然有些机缘。

“不是。我在一次探险中凑巧被一枚传承烙印选中,凭借这枚烙印,我侥幸结丹成功。”

尚纯纯仍是一副不死不活的模样,不过言语中还算配合,当然,也可以理解为破罐破摔,心丧若死什么的。

“呵呵,传承烙印!道友仙缘不错。”

“小红虽然机灵,但玩心太重,唉,算了,它本来就是一个小孩子,玩的高兴就好了。”

凤如山又等了一会,见尚纯纯没有主动开口的迹象,心中冷笑一声,一言不的转身离去。

简单地説,传承烙印就是一次性的传承玉筒。一些大能之士偶尔心血来潮,会将自己的部分传承炼制成一枚烙印,碰到有缘的修士,在完成传承的同时,传承烙印消失,传承烙印不像传承玉筒一样可以供很多人参看,是很多修士梦寐以求的机缘。

凤如山并没有夺取尚纯纯传承的想法,但尚纯纯的表现,无论她所言是真是假,让他没有了继续谈下去的欲望。

凤如山当然明白,“随便让我干什么都行!”这样的话,从尚纯纯这样一个无论什么标准都算得上大美女的口中説出来,有很多的味道在里面,不过他对尚纯纯没兴趣,对一个言称“随便干什么都行”却对自己的传承严防死守的女修,他什么都不想干。

有很多东西,你自己都不重视,却想要卖出一个高价,那除非对方是傻子。凤如山不是傻子,他也不想让尚纯纯认为自己是傻子,不过他懒得向尚纯纯解释自己不是傻子,他没时间,也没心情。

在适当的时候晕过去,无疑是非常聪明的自我保护手段,而且往往非常有效。他相信尚纯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肯定足够聪明,不过是小聪明还是大智慧,就交给小红去研究吧。凤如山没精神和尚纯纯玩猜字谜的游戏。

现在他占有绝对的主动,没必要费尽心思去和尚纯纯玩些小手段。

……

“恭喜木前辈出关!”

叶佳敏有些激动地説道。

“小小的疗伤而已,不过几天的时间,有什么可恭喜的!小叶子,这几天有什么好玩IS《神曲》特殊坐骑的事没有?”

叶佳敏能在第一时间赶来,不知为何,凤如山的心情也变得开心不少,却没有再多説什么。

他“出关”并没有通知叶佳敏,而叶佳敏能第一时间赶来,本身已经説明很多问题了。

“没什么大事,不过有一件事,对大哥来説是大大的好事,飘风工会陶山明不在了,换成了陶家另外一个修士,这下他们应该不会再找大哥的麻烦了,就是想找,飘风工会也顾不上,他们现在的形势是大大的糟糕。”

叶佳敏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之情。

“陶山明不在了?嗯,现在正是荣耀联赛的收官阶段,也正是飘风工会最忙的时候,临阵换将,陶家不会大肆宣扬吧,小叶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凤如山心中微微一惊。

陶山明失踪的消息,按他的估计,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流传开来,以致连叶佳敏这样的炼气期修士都听説了。而且“不在了”的説法也不常见,是死了?失踪了?还是闭关?

“有人几天没见到尚纯纯,打听之下才知道她原来是和陶山明一起去了流星山脉,两个人都没有回来,……。”

事关尚纯纯这等红星的八卦,叶佳敏自然很是热心,不过她也只对事前的细节知之甚详,至于最后的结果,她只是听説“没有回来”,别的就不清楚了。而且叶佳敏知道凤如山对娱乐圈不感兴趣,凤如山不问,她却不敢主动提起。

“哦,陶山明和尚纯纯一起失踪,説不准是私奔了。嘿嘿,陶家和尚家有什么説法没有?”

“难怪!嘿嘿,想不到尚纯纯还是一个马蜂窝,大意了,大意了!”

凤如山心中一滞。

无论是他还是朱玉北,在谋划整个事情的时候,心里其实都没把尚纯纯当回事,她只是一个把陶山明“勾引”到目标区的道具,而且是不明真相的群众,捉住陶山明之后就完全是废物利用了,想不到尚纯纯还能以自己的方式对事件的展产生重要的推动作用。

“没有,两家都没有什么,嗯,説法,别的也没什么説法,听説其中好像有晓日宗插手的迹象。不过我感觉整个流星城的气氛有diǎn压抑,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陶山明是陶家的精英弟子,流星城里的风云人物,袭击陶山明,大哥,流星城很多年没生过这样骇人听闻的事了。不过荣耀中却热闹得很,飘风工会新旧交替,大家趁机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怨,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不过飘风工会态度及其强硬,半步不退,经常杀得血流成河,……。”

“有什么説法?不应该是有什么动作吗?大哥的问题好奇怪!难道大哥知道陶家一定不会有什么动作?大哥和这件事有关系?这不可能!”

叶佳敏使劲的摇摇头,好像要把脑袋中突然冒出来的骇人的念头全部甩掉。

流星城内的博弈,叶佳敏没资格上台,连大略的情报也无法知闻,但荣耀内的世界大战,她自然也可以凑凑热闹。

飘风工会,在炼气期角色中也有自己的势力。

至于私奔什么的,叶佳敏理解为凤如山的一种恶趣味,根本懒的理会。

流星城,好像很久很久没有生过私奔这样轰动的事情了,那不是只存在于凡人世界的狗血传説吗?


贵港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
贵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碧凯保妇康栓预防宫颈癌吗
友情链接
福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