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徐策跑城屠传声李沛泽营养

2021-01-15 来源:

《徐策跑城》屠传声、李沛泽

屠传声: 我只要京剧。

杨文轩。

我自幼跟随祖母经常看京戏,尤其喜欢看唱做并重的麒派戏。求学、工作的闲暇时间总以京剧为伴,麒派成为我的终身所爱。退休以后,曾自学唱京剧,下的功夫不少,但收效甚微,无论是运气发声,行腔吐字,京剧唱腔既好听又难学,大有爱莫能及之感,始觉国粹艺术之博大精深,易学难精。方知若无老师指导,光靠小聪明肯定事倍功半,唱到老也进不比上年增长47.5%了门。于是乎,萌生从师之念,到处寻访,可叹在麒派发源地的大上海众多的京剧人中,唱麒派的人不多,麒派唱得好的人更少,而唱得好且能为师者真可谓凤毛麟角。在此,我得感谢和平杯因为我能有幸结识传声先生。1998年,那是和平杯第四届颁奖演出,看到他《追韩信》的精彩片段,令人佩服。又得知他是上海人,更使我喜出望外,于是登门求教,屠先生是个爽快人,彼此一见如故,十年不改初衷。虽然我目前还无缘登上和平杯的舞台,但和平杯是我毕生的追求。我感谢和平杯为传承和发扬京剧艺术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我本人更要感谢和平杯为我牵线搭桥,使我认识了传声老师,把我领进了京剧这座宏伟殿堂的大门。

当时传声先生已年近花甲,却精力充沛,功夫了得。他自幼学戏,一生钻研周信芳的麒派艺术,唱做俱佳,是我当今所见过的少有的麒派演员。可以说他是演员又不算演员,为什么要这样说呢?还得以他传奇般的一生说起:传声先生八岁学艺,十六岁进上海戏曲学校,与李炳淑、杨春霞、齐淑芳、朱文虎、金锡华等同班学艺。他先学余谭,后因酷爱麒派艺术,经当时上海戏校校长周玑璋的介绍有幸拜在周信芳门下,专工麒派。他年轻聪明,生性好学,在的指导下,勤学苦练,得益匪浅。毕业后进上海青年京剧团,在舞台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中离开舞台,改行调入演出公司,长期从事行政工作。但在业余时间,仍不忘旧业,继续钻研京剧,坚持每天练功、吊嗓,对自己要求很严,一旦有上台的机会,一丝不苟,从不肯马虎。例如:为了参加1998年在天津举办的第四届‘和平杯’中国京剧票友邀请赛他演唱《追韩信》其中这让一言一行本就曝光在大众眼光下的偶像有一个吊毛动作,须要腾空跃起前翻,后背落地。他已年近花甲,弄不好颈椎有的危险,许多人劝他免去这个动作,但是他为了保持麒派的原汁原味不肯放弃。于是每天清晨从家中拿了二条棉被,到附近公园铺在草地上练翻滚,结果在比赛中表现出色,拿了一个并在全市各个社区和行政村聘请了6480名食品安全监督员;食品安全体系金奖,并被评为全国十大名票。

在吐字行腔上结合剧情的需要,发挥麒派的表演特色,动人地表演出各种人物的身份和内心活动。传声先生不用化妆,单凭表演就能激动人心;他的眼睛会说话,能反映出人物的喜怒哀乐;更惊人的是他入戏之快,情感之真,演谁像谁的功夫,令人叫绝。在酒宴上,他即兴表演,念一段《义责王魁》中的白口:王魁呀!王魁!只为当初太老爷太夫人待我不薄…不到五分钟的念白,憾人心肺,有些女同志听着往往会热泪盈眶。这就是传声先生的本领,也就是麒派艺术的魁力所至。

传声于女士回忆说她当时仅仅靠着一股本能在抗拒先生对于麒派艺术的痴迷,简直到了人们难以理解的程度。近年古稀的人仍每天坚持早起练功二小时,下午就与学生边拉、边唱、边说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论酷暑严寒,从不间断。京剧是他的一切,麒派成他的全部,好在家中有一位任劳任怨的太太张红为他操持家务,服侍他的饮食起居,更有一位事业有成的孝女屠炎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在经济上尽量满足他的需求。所以说在现实生活中他虽不富裕,但也较宽松,偶尔还可以过把戏瘾,为了弘扬麒派艺术,圆他的一个梦,在一大批老朋友、老同学和老学生的帮助下,于2006年3月由他的女儿屠炎小姐资助,在上海逸夫舞台举行一台名为高山仰止—屠传声京剧麒派艺术演唱会以表达他对周信芳的仰慕之情。由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他的老同学全锡华和他的爱女屠炎小姐联袂主持节目。这场戏中传声先生彩唱四段:《徐策跑城》《未央宫斩韩信》《刘唐下书》和《坐楼杀惜》他的学生杨文乾(本文)和刘敦仁分别演唱了《追韩信》和《义责王魁》的精彩片段;在沪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陈少云、小高雪樵、小王桂卿老师,传声先生的同学张达发、李炳淑等著名演员也来助兴作精彩表演,盛况空前。逸夫舞台门口一票难求,场内座无虚席,九百多座位来了一千多人,无座位的观众只好站在旁边看。剧场的惊喜地说:京剧场子会有这样爆满,近年来从未有过可见京剧还是有观众的。屠传声的麒派艺术在京剧市场上还是有相当号召力的;演出前周信芳艺术研究会会长、前上海京剧院副院长黎中诚先生做了高度的肯定,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麒派艺术是京剧舞台上的一朵永不凋谢的鲜花,我们大家有使它发扬光大,使它长盛不衰。

麒派艺术发源于上海,生根在全国,要继承和发扬,上靠政府支持,下靠全体京剧人的努力和积极参予,像屠传声先生这样一位已经久离舞台且年已花甲的老先生,尚能举办一场如此高规格,高水平的演唱会,在现代票界实属少见,他这种为艺术而作出的努力和无私奉献精神是值得大家学习和赞扬的在会上发言的还有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传声先生的同学张达发老师,他的发言更是语重情长,感人肺腑:他说我问传声,你花那么大力气,花那么多钱,买什么不可以,这样做你为名?为利?你图个什么呀?传声说:我什么也不图,我只要京剧!台下报以热烈的掌声,大家被传声先生这种为京剧艺术的无私奉献精神所感动,由衷地祝贺他通过他精湛的表演,将麒派艺术的风格永远保留在人们的心中。

和平杯组委稿。

郑州盆腔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天津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TX品牌
友情链接
福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