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破天第一百九十章前奏营养

2021-01-15 来源:

破天 190.第一百九十章 前奏

承德园中,众大臣已经基本到呈现出的简约典雅的风格正如LACOSTE一直以来追求的品牌风格。步入艺术中心齐,此时皇帝和公主都还未曾到场,气氛显得要宽松许多。

丹轩逗弄半天蛐蛐突然觉得索然无味,便与上官玉站起身,躲到角落里互相攀谈起来。

那么俄方将会考虑建议向伊方销售最新型S-400“凯旋”防空导弹系统。所有认识二人的王孙贵胄都感觉诧异起来,丹轩与上官玉是死掐的仇人,这是皇城之中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情,然而此时两人又和谐地在角落里攀谈却也是事实,不禁让不明内情的人感觉十分奇怪。

丹老爷子也是奇怪地望了一眼丹轩与上官玉,钱百金凑上前来,狐疑道:“丹族长,上官玉什么时候与您这宝贝孙子这般亲近了?”

丹青苦笑一声,无奈说道:“这小子的事情,我现在一概看不懂,说实话,我也一直以为他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却不曾他俩竟然还能有平心静气说话的时候,真是奇怪啊!”

钱百金闻言却是嘿嘿一乐,见丹青心情不错,想起自己女儿前几天交代自己的事情,心中一叹,只好硬着头皮问道:“老爷子,你这宝贝孙子如今魅力可是大的很啊,就连我女儿也沦陷了,这不,她硬要我来问问你的态度,我相信老爷子您是开明人,应该不会反对两个年轻人之间的情爱之事吧?”

丹青皱起花白的眉毛,诧异地望了一眼钱百金,诧异道:“你是说静怡那孩子喜欢这小崽子?”

钱百金浅笑着点了点头。

丹青哈哈一笑,老眼里满是欣慰,说道:“年轻人的事,我自然不会去管,况且我这个孙子想管都管不住,只要他们年轻人互相喜欢,我一把老骨头了能有什么意见啊?”

钱百金闻言大喜,又拱手又作揖,笑着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角落里,上官玉扫了一下四周若有若无扫过来的眼神,苦笑道:“看来这些人对于你我如此这般和谐相处似乎很意外啊!”

丹轩微微一笑,也收回扫过四周的木光,摊了摊手,无奈道:“意外就意外吧,这些家伙一天没事干,竟挖老子的八卦,烦死了!”

上官玉微微一笑,话锋一转,说道:“你可会玩马球?”

丹轩不明白上官玉为何会有如此一问,脑中搜索一圈,确实没有听说过什么马球,有些迷茫地点了点头。

上官玉见丹轩这般表情,却是哈哈大笑,说道:“你也会有这种表情,真是罕见啊,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呢?”

丹轩不屑地撇了撇嘴。

上官玉收敛笑容,说道:“不会玩马球,你可就要惨喽?”

“此话怎讲?”丹轩反问。

上官玉神秘一笑,解释道:“历来公主大婚,帝国内都有一个惯例,便是举行马球表演赛,到时候由驸马及青年才俊,再加上一些军中将士,来上一场酣畅淋漓的表演赛!诺,你看,那不球场都布置好了吗?”

丹轩顺着上官玉的目光望去,只见远处的一大片草场上,竖着一丈宽,四尺长的球门,不禁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这马球比赛还得让我上场?这是什么道理?他周峰当驸马,我上去凑什么热闹?”

确保做到零等待、不拖沓。上官玉却是摇头苦笑:“你是真不拿自己当盘菜啊!依我看,皇帝今天之所把你我,还有侯族的司马剑阳都请来赴宴,你以为我们凭什么被邀请啊,这真正的目的恐怕就是想让我为这个马球表演赛充当炮灰罢了!”

“炮灰?”丹轩比较反感这个词,不禁加重了反问的语气。

上官玉会意,伸手指了指器族的青年才俊,压低了声音说道:“据说,器族的周凛然和周义都是玩马球的好手,他们在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曾经打败过宫廷御用马球队,是这个领域的高手啊!你我二人这点实力,不过是给他们当当样子罢了,被他们一顿修理,难道还不是炮灰?”

“真是没道理!”

丹轩面色微怒,他定睛望了望那两个岁数一看便超过三十的两个青年人,心中微微有些讶异,两个人的实力都不低,身材较为魁梧的周凛然是一星灵卫,而那个身材颀长的周义,竟然是二星灵卫!在这皇城之中,能在三十岁之龄达到这个实力,委实已经算是天才人物了!

视线微微移动,丹轩望见站在两人身边的周峰,今天周峰穿的倒算是精神。然而,周峰旁边的一位女子却是吸引了丹轩的主意力,那名女子一看便知是个十分高傲之人,样貌极美,实力是八星灵师,岁数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这等天赋确实十分惊人。

“那个女孩是谁?”丹轩忍不住问道。

上官玉顺着丹轩的目光望去,笑着说道:“怎么,感觉她比我妹妹漂亮吗?她就是器族的天才少女,周菲菲,二十三年岁的八星灵师啊,天赋远超当年自负天才的周凛然和周义,俨然已经成为器族年轻一辈中最具潜力的年轻人!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要是跟你丹大少比起来,恐怕也不算什么了!”

丹轩白了上官玉一眼,只觉得这个上官玉一旦褪去傲气,怎么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不过眼见这个周菲菲,丹轩不禁多看了几眼,倒不是因为这个周菲菲长得漂亮,而是这个女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凛然的气势,竟是有一种如男人一般的英气勃发,在女人身上着实少见。

就在丹轩盯着周菲菲看的时候,远处的青石路上传来一声奸细的喊叫:“圣上驾到,公主驾到!”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皇帝诸葛飞与一身红装的凌瑶公主缓缓朝着此处广场走来。皇帝一身威严龙袍,凌瑶公主身着红色坠地裙装,流苏坠饰数不胜数,翠玉流光,光鲜照人,远远望去,显眼的大红色不禁让人眼前一亮,一种惊艳之感油然而生!

上官玉凑到丹轩身边,如今的上官玉却是真心放下了与丹轩所有恩怨,失了傲气,却多了几分随和,见丹轩眼睛定在凌瑶公主身上,不禁打趣道:“怎么?后悔当时没有把这位绝艳的公主拿下?现在人家可就要出嫁了,驸马还是个少有的天才少年,你可没有机会了?”

丹轩干干笑了两声,“上官玉啊上官玉,本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还有这么风趣的时候,不过你这笑话说的一点都不好笑,我说我从来就没喜欢过凌瑶公主,你信不信?”

丹轩眼里泛着坚决,倒是令上官玉微微一怔,反应了好一阵才试探性地问道:“真的?你真不喜欢凌瑶公主?那以前那些不堪入耳的丑陋行径都是做给鬼看的?”

丹轩恍然,想着自己记忆中的那些丑事,也不想再纠结下去,只是无奈叹了口气,说道:“我懒得理你!”

上官玉偷笑。

皇帝诸葛飞一身威严,大臣们纷纷水务局回复友时作揖,皇帝走到广场前方的一个台子的主坐上,缓缓说道:“众位不必多礼,今天是凌瑶与驸马的大婚之日,本就是举国同庆的大日子!凌瑶是朕最疼爱的公主,朕确实不舍得她嫁出去,但是,女大不可留啊,朕是真心希望她可以幸福!周峰也是朕特别喜欢年轻后辈,由他做驸马,照顾凌瑶一生一世,朕也是十分高兴!今天都畅所欲言,开怀畅饮,不谈国事,不论政绩!来人,摆宴!”

皇帝声音刚落,广场上便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掌声。众多太监宫女搬着桌椅,端着餐果酒盏掰空地之上,众大臣纷纷入了座。丹轩和上官玉也找了僻静的地方入了座。

皇帝今天看上去心情极好,坐在主位上,满面红光,眼神依次扫过席间众人。然而丹轩却有一种错觉,诸葛飞的目光在他的身上似乎微微顿了一下,但也仅仅是微顿了一下而已。

昆明哪医院治疗妇科好
乌鲁木齐男科医院哪好
呼和浩特妇科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福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