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彭学明满心悲怆思娘亲

2020-05-10 来源: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彭学明,1964年11月11日生,土家族,湖南湘西人,著名学者、作家和文学批评家。主要代表作有长篇纪实散文《娘》(全本)及散文集《我的湘西》、《祖先歌舞》等。

认识彭学明是在知识产权出版社举办的长篇散文集《娘》的新书发布会上,采访彭学明是因为他谈到《娘》的创作情节时落泪。彭学明通过11年的痛定思痛,从父亲抛弃母亲和自己开始写起,真切描述了湘西大山深处一位中国母亲遭遇前所未有的屈辱和苦难,全景记录了母亲牺牲所有的名誉,以血泪和生命抚养孩子、保卫孩子,以品德和精神教育孩子、培养孩子的经历与恩典。

娘有着包容胸怀

说起《娘》的创作,彭学明说,他从 岁由母亲背着去找早已离异的父亲,到学有所成、返回生身父亲的村镇,中间这20多年里,母亲如何拣 缮粮 ,如何因丢社会主义的脸而当做 嫌疑犯 被抓, 我 多次遭继父儿子 我的哥哥一伙小孩暗算、毒打,母亲的 护短 ,一直到进城10多年中母亲舍不得放弃田地、舍不得住院看病,以及怎样偷偷摆地摊贴补家用,最后终于倒在被我 挟持 输液的病床上。

书中,彭学明的母亲遭受社会和儿子的双重伤害与摧残,饱尝人世万劫不死的伤痛与辛酸,却依然充满百折不挠的顽强与坚韧、如山似水的博大与善良、穷且益坚的乐观与豁达。人们可以看到一个血肉丰满、形象鲜明而极富代表性的湘西妇女,看到一个因为社会变迁而时时刻刻都可能遭受不公平待遇的贫穷卑微小人物。为了儿子,娘可以四次改嫁,受尽非议与侮辱;为了儿子,娘可以不惜性命和远比自己强大的人打斗;为了儿子,娘可以在半身不遂的情况下拄上双拐去缮粮,在冰天雪地里蹒跚前行 这是天下无数母亲的缩影。

彭学明说: 我的创作动机非常单纯。我没有想以我的书去惊醒社会,到我的书中寻找某种精神力量,能够孝顺父母,改善道德秩序。我写的就是在当下亲情缺失的时候,在大都市钢筋水泥坚硬、冷漠的时候,我对娘的思念越来越强烈。平时,我在单位说话很在意朋友、领导的感受,但是却不在意母亲的感受。遇到工作不顺,回到家把母亲当成出气筒。可母亲总是绝对的包容,她不会反唇相讥,恶语相向。娘对我的付出,与我对她的回报,天壤之别。

娘就是 无脚鸟

娘 这个最简单的词汇,这个最干净、最不需要修饰的词汇,这个常常被挂在嘴边的词汇,在这样直视的勇气里被我们嵌入灵魂和骨血的最深处。

读《娘》时泪眼婆娑,想到娘时又无话可说。之所以处于 无语 状态,是因为彭学明的《娘》是真实的,不仅生发历史厚重感,而且具有社会现实性。

彭学明在《娘》中写道: 都说有一种能够飞翔的无脚鸟,因为没有脚,无脚鸟无处停靠,不能歇息,只能一直不停地在空中飞。无脚鸟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死的时候。但无脚鸟却从没忧伤哭泣,而是轻盈歌唱;从没停靠歇息,而是不停飞翔。无脚鸟之所以不停的飞,是因为无脚鸟的心中有一个美好的天堂,它要拼其一生,寻找美好的天堂;无脚鸟之所以不肯歇息,是因为无脚鸟的心中还有一轮光明的太阳,它要拼其一生,飞向光明的太阳。所以,无脚鸟又叫天堂鸟和太阳鸟。娘,就是那只飞了一辈子都没有停歇、无处停歇,也不肯停歇的无脚鸟。娘心中的天堂和太阳就是儿女们的幸福和安康。娘穿过一生的风雨和辛劳,把儿女带到风平浪静的港湾,让儿女得到幸福安康后,精疲力竭,戛然而逝了。 这是彭学明眼里娘的终极形象 娘是 无脚鸟 ,这是谁也不愿承认但谁都无法不相信的谶语。彭学明这段充满深情的叙述充满着对这个谶语的解构,但他也似乎未曾从文学中获得释解。母亲牺牲了她所有的名誉,流尽了她所有的泪水,千辛万苦养育自己的儿子,但彭学明却因她改了几次嫁,便感到耻辱,远离她,抛弃她,躲避她。彭学明说: 所以我的《娘》是在反思,在怀想,在忏悔,在寻找救赎。

娘想拉着他的手

彭学明清楚地记得,有天晚上,娘很难受,她要求靠在他的背上,通宵未眠。第二天一早,彭学明给120打,娘坚决不同意,并说: 我不去啊,去了我可能再也不会回来啦。 彭学明说: 不行,得听医生的。 娘又说: 去了你会后悔的啊。 彭学明十分生气地呵斥道: 你懂科学吗?乱说一气!

结果到了医院后,当医生一针下去,老人家吃力地伸出手,她想拉着彭学明的手,眼睛定定地看着,然后,慢慢地低下了头,再也没有抬起头来。彭学明抽泣了半晌说: 我娘说得对,她的身体其实已经不能再承受药物了,而我以知识分子自居,却做了一件一生都无法原谅的事情。对我来说,这是一种锥心的痛苦。

彭学明说: 我总以所谓知识分子的精神优越感,常常向母亲灌输我的价值观。她哪地方做得不满我意,我总是以自以为是的行为方式,非常粗暴地对待她,甚至大发雷霆。在我的记忆中,我好像没有做过一件,让我母亲开心过快乐过的事。 《娘》的结束语写道: 百年以后,我们这些儿女也会像一只只天堂鸟,飞回娘的身边,做娘千年的孩子、万年的子孙。 这是彭学明的一种追悔。

北京治疗白斑病费用
六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海南白斑疯医院
友情链接
福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