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长在红旗下78地震捐款一波三折有人主动有节能

2020-10-27 来源:

长在红旗下78 地震捐款一波三折 有人主动有人被迫

这个春节班们是在募捐中度过的,从大年初二开始,他们就走街串巷,挨家挨户地登门向同学宣传捐款的目的意义,亲身经历了这场的大多数同学对捐款还是踊跃支持的,他们把自己平时积攒的和过年父母给的压岁钱都捐了出来,好多同学捐了一元钱,把自己的捐款数额与团支书的标准看齐了。

但人与人是不一样的,平时口口声声要求进步的人,到了动真格的时候就经不起考验了。人的嘴和心有时会错位的,但人的行动一定是受心支配的。捐款像一块试金石,试出了人的善恶美均采用暗灰色人字呢材质。其设计融合了时下的潮流风格和古典的剪裁方式;吸引来了包括以“X先生”之称的男星Michael Fassbender和《钢铁侠》主演Robert Downey Jr在内的大牌顾客。这家“父子店”的老板Joe Casely-Hayford已经在这一行干了整整25年丑;捐款像一个扫描仪,分辨了人的真假良莠。

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每个班级在捐款中都有两三个人表现不积极,他们以种种理由或借口不捐或少捐。虽说是自愿捐款,但班级里有同学不捐,无疑说明团支部书记的工作没做好。六班要求进步的典型郑兴业只捐了两角钱,胡为民觉得他在这次捐款中应该起带头作用,给其他要求进步的同学做个榜样。

初四那天,于得水来胡为民家拜年,寒暄之后,胡为民把班级捐款情况和于得水说了,六班里主要有双业双芳不积极,郑兴业作为入团积极分子只捐了两角钱,刘建业、刁荣芳和叶素芳干脆就不捐。于得水说,这样吧,我陪你再走一趟,做做工作,看能不能再捐上来一些。

从胡为民家出来,二人经冷轧钢板厂向东走去,马路上不时有鞭炮声响起,男孩子们把爸妈买的小鞭拆开了放,胆小的孩子点着小鞭后甩向天空,听那儿突然的炸响声;胆大的孩子用手指捏着小鞭,点燃后抻直胳膊肘儿,扭过头闭上眼睛,享受着手掐放鞭的自豪。女孩子们放鞭的少,她们更爱放一种叫吃花的烟火,点燃后摇晃着喷射出五颜六色的花束,这种东西在夜间燃放更璀璨耀眼。胡为民和于得水走过冷轧钢板厂向南拐,再往东行不远,就来到了郑兴业家。

于得水上前敲了几下门,郑兴业出来开门。过年好!”于得水问候了一句。过年好!”郑兴业回应道,他把门拉开,你们找我有事?”郑兴业试探着问,两个大眼珠子骨碌地转着。有事屋里说吧,总不能把我俩拒之门外吧!”胡为民说。郑兴业这才礼貌性地让胡为民和于得水进了屋。

进了屋才看见,郑兴业和武鹏飞、许爱华、李政和在玩,炕桌上还有一把没玩完的牌。大家都在啊?过年好啊!胡为民给在场的同学拜年。武鹏飞马上意识到胡为民和于得水一定是为捐款的事来的,过年好!找兴业有事吧?

哦,有点事,就是捐款的事,胡为民说明来意。

兴业不捐了么?武鹏飞反,他放下了手上的牌,许爱华和李政和也把牌撂在桌上。

是捐了,但是兴业是要求进步的典型,我个人认为应该比一般同学多捐一点,两角钱与他入团积极分子的身份有点差距,胡为民道。

捐多少是多呀,再说这事学校不是说自愿吗?你这样做可有点强迫意思了,武鹏飞态度严肃起来。

我今天来就是再号召和动员一下,捐多捐少自己拿主意,我不强求,胡为民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一直在旁边观察的于得水吱声了,捐款这事是自愿的,捐多捐少根据自己的情况,我们尊重每名同学的意愿。今天就是再征求一下郑兴业同学的意见,我个人觉得啊,郑兴业同学上中学以来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靠近团组织,也是赵老师树立的一个进步典型,在这次捐款活动中应该表现的更加突出一些,和一般同学捐的一样,有点降低了标准,明天捐款情况就报到校团委了,学校还要张榜公布各班,可能会对郑兴业带来不好的影响,我们来就是希望你再考虑考虑。

于得水的话讲的实在,完全是为郑兴业着想,郑兴业心里起了波澜,五四青年节又要发展新团员了,若是因为这几角钱而影响了入团,那是得不偿失的,你们说的对,那样吧,我再捐三角,和团员一个标准。郑兴业从裤兜里摸出一元钱,刚要递给胡为民,只听李政和嚷嚷道:哎,你还欠我五角呢?一块给了吧!武鹏飞瞪了李政和一眼,李政和也意识到自己说走嘴了,连忙掩饰:你忘了,昨天买鞭借的?于得水听他们的对话,心里跟明镜似的,又好气又好笑,今天我们是来收捐款的,不是来查的,你们不必东拉西扯的。于得水本是好意,但武鹏飞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这不等于变相说我们么,这要是传出去对自己影响太大了,班、团员领着同学,这要是上纲上线不够我喝一壶的呀,喂,于得水,你什么意思啊?你可不能瞎说七八说的,谁了?你看着了么,顺嘴胡咧咧,埋汰谁那儿?武鹏飞立即反击,语气很不友好。

李政和也跟着配合,就是吗?说谁呢,这帽子能随便扣么,你是团员说话要负点责,别有的没的瞎说。

得水也没说你们,你们就别自己往身上揽不是了,胡为民打了个圆场,想把气氛缓和一下。

武鹏飞眼睛一瞪,会说的不如会听的,你拿我们当啊,还用直接说么,这不是变相认定我们么?

于得水看武鹏飞不依不挠,抓着他的话把儿不放,心想你们玩一定是动了输赢,虽够不上,但也是不允许的。于得水心细,从打进屋他就发现武鹏飞、李政和、许爱华没动弹,一直坐在那儿,心想也许钱就在底下坐着呢!我刚才说这词用的不妥当,你们打动点输赢也没关系,过年了大家在一起娱乐一下,这不能算是,人之常情,能理解。

理解个屁,你别给我们下套啊,我们就是干玩的,什么也没赢,武鹏飞出言不逊,矢口否认。

有话好好说,不要带罗嗦好不?于得水开始激武鹏飞,目的是挑起他的情绪,让他从炕上站起来,好看一下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于得水,你别跟我装大瓣蒜,行你说俺们,还不行我带罗嗦了,我就带了,爱咋咋地?武鹏飞在哥几个面前哪能丢份,他大声嚷嚷着。

别好吗,骂人谁不会呀,还用回家现取吗,张嘴不就骂吗?于得水没再往下说,他料定武鹏飞会接下句的。

你骂呀?你敢骂我算你小子长能耐了,武鹏飞火气更大了。

于得水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不敢骂你,来来来,你下地上来。

武鹏飞以为于得水要和他动手,这可正中他下怀,咋地,你还想动手啊!武鹏飞腾地一下从炕上站起来,于得水向炕上一瞅看见了武鹏飞底下的一沓钱,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上前一把把钱攥到手里,质:鹏飞,你说你们没动输赢,这是什么?

刚跳到地上的武鹏飞被于得水的举动搞懵了,反应过来后才意识到上了于得水的当,这小个子心眼儿是多,给我来了个调虎离山计,但他不到黄河不死心,还在狡辩,这能证明什么,我把钱放底下压压板正,你管得着吗?

于得水嘲笑道:鹏飞,你可以不承认,这没什么,你敢让许爱华和李政和也起来不?我跟你打赌,他俩底下也坐着钱呢?你说你们没动输赢,这不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的吗?

武鹏飞的谎话被于得水揭穿了,他尴尬的笑了一下,一锅一角钱的,就是图个乐呵,这和不挨着。

于得水拍了下武鹏飞,玩就玩呗,谁过年还不吃顿饺子,这和是两码事,你有什么可怕的?

我没怕,别说我们没,就真了我也不怕打你小报告,你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吗?武鹏飞和于得水套起了近乎。

清楚就好,于得水一语双关地道。

哎,兴业你到底捐还不捐啊?胡为民问。

我捐我捐,郑兴业把手里的钱给了胡为民。

胡为民找了七角钱给他,你们继续玩吧,我俩走了。

胡为民和于得水走后,许爱华问武鹏飞:他俩能背后整俺们不?

应该不会,于得水不是那样的人,武鹏飞说。

鹏飞,我看你今天怎么有点打蔫呢?这不是你性格啊?李政和对武鹏飞今天的表现不太理解。

唉,咱们今天玩牌动了输赢,这事咱理亏,传出去对俺们不利,尤其是对兴业影响不好,你不想入团,兴业做梦都想,他们要拿这事做文章,兴业就没戏了,所以我们不能硬来,小不忍则乱大谋。

听武鹏飞一席话,郑兴业受了感动,鹏飞为我入团的事没少操心,今天这事考虑的更是周全。

兴业你快点入吧,你加入后我还想入呢,鹏飞你也帮帮我啊!许爱华不失时机地表达了自己想入团的愿望。

放心吧,我会尽力的,为了你们能顺利的实现愿望,眼下咱们和胡为民要缓和下关系,毕竟他是团支书,他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武鹏飞说。

许爱华本想说入团的事主要是赵老师说了算但话到嘴边他咽了回去,这节骨眼他必须与武鹏飞保持一致。

哎,刚才玩到哪儿了,该谁出牌了?李政和对入团的事没有丝毫兴趣。

该鹏飞出牌了,许爱华说。

武鹏飞上了炕,双腿一盘,哥四个又玩了起来。

胡为民和于得水从郑兴业家出来,一直向西,到了兴工二校路口南拐,不远就是刘建业家。刚进院就看见刘建业正和几个小孩子弹玻璃球,刘建业蹲在地上,眯起眼睛聚精会神地瞄着准,他一发力,那球飞快地向锅中的球击去,啪。地一声,锅里有三四个球被击出锅,刘建业嘿嘿。地乐了,那两只细长的眼睛笑的只剩下一条缝了。他跑过去捡起击出的球,一抬头看见了胡为民和于得水,哎哟,你俩啥时候来的?

哦,我俩刚来的,胡为民说。

球打的挺准啊,于得水称赞了一句。

呵呵,过年了,闲着没事,陪他们玩玩,刘建业道。

哎,建业,捐款你还没捐呢?胡为民平和地问。

刘建业听到捐款。二字,脸上布满了愁云,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不是我不捐,俺家这条件你们也知道,卖破烂的,今年过年他们一分钱都没给我,让我拿啥捐啊?

那你想捐不啊?于得水问。

我咋不想呢,但兜比脸还干净,心有余力不足啊!刘建业讲的很真诚,说的全是实话。

好,你玩吧,我们回去了,于得水拽了一把胡为民,二人转身走了。刘建业望着他们的背影,心想可别因为捐款的事挨说啊,让同学知道太没面子了。

出了院子,于得水从兜里掏出3角钱给胡为民,胡为民一愣,咦,得水,你给我钱干啥?

这3角钱算是我替刘建业捐的,他家确实太困难了,他是真想捐,但他是真没钱,这样的同学咱帮一把吧!于得水说了自己的想法。

这这、不差他一个人,不捐也没关系,你何必破费呢!胡为民劝道。

这破费啥?你就按我说的办吧,把他的名字写上。

那好吧,刘建业捐3角。

二人向北,又很快来到了刁荣芳家。

进了院子,碰巧刁荣芳刚打酱油回来,刁荣芳过年好!胡为民以问候的方式开始与刁荣芳交流。

过年好!你俩干啥来了?是找我吗?刁荣芳家院里还住着赵光华,她吃不准是不是找她,就问了一句。

哦,是来找你,于得水说。

刁荣芳酸溜溜地道:这大过年的,找啥,没事不登三宝殿,有啥事就说吧!

胡为民说:没啥大事,咱俩今天是为捐款的事来的。

捐款?捐什么款啊,我咋不知道,刁荣芳装傻充愣,硬装不知道。

为捐款,前些天小组长来收过钱,你没捐,今天当面再问问你,胡为民解释道。

没人来我家啊,我根本不知道捐款的事,刁荣芳将谎话说到底。看她这么坚决,胡为民犯合计了,他搞不清楚是小组长没来收钱,还是刁荣芳撒了谎,你真不知道?

怎么你怀疑我撒谎啊,我吃饱撑的啊?刁荣芳倒打一耙,责问起胡为民。

没怀疑你撒谎,我俩今天就是问你一下捐多少?于得水不想和她纠缠谁撒谎的事。

我说我捐了么,你就问我捐多少?刁荣芳晃了晃手中的酱油瓶子,一脸的不屑与轻蔑。

胡为民克制自己的情绪,面带笑容地说:那你捐不捐啊?

捐款不是自愿吗,你俩今天来可是有点逼迫的意思,刁荣芳反咬一口。

我寻思你还是捐点好,这么大的灾害全班同学都捐款了,就你不捐,影响不好!于得水开导刁荣芳。

影响?我还怕影响啊,钱不多,就两角,没什么,但我心里不舒服,平时没人搭理我,捐款时想起我了,我心里能平衡么?刁荣芳发着牢骚,流露出自己在班里被冷落的不满。

胡为民看了于得水一眼,意思是咱俩走吧,在她这浪费时间没有意义。希望你再想想,不要意气用事,于得水苦口婆心地劝道。

刁荣芳想了想说:既然话说到这儿了,那我就捐两角吧,说罢她从右手里攥的钱中拿出两角,给了胡为民,还调侃了一句,就算我这斤酱油3角1分钱吧!

刁荣芳的话让胡为民和于得水哭笑不得,谢谢你,支持班里的工作,胡为民连忙表态,对刁荣芳的行为予以了肯定。

从刁荣芳那儿出来,他俩又来到叶素芳家,叶素芳在院子里和几个女孩子玩,看见胡为民和于得水,哎,你俩大过年的啥?

我俩是为捐款的事来的,全班同学就差你了,胡为民说明来意。

就差我了?刁荣芳捐了么?别唬我,拿我当三岁小孩呢! 叶素芳信息非常灵敏,她竟然知道刁荣芳没捐款。

刁荣芳捐了,刚才捐的,我和得水刚从她家出来,胡为民说。

叶素芳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真的假的?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我们骗你干嘛,你看这本上写着呢!于得水把捐款花名册拿给叶素芳看。

叶素芳边看边问:那谁捐多少?

谁啊?胡为民一头雾水,不知道问谁。

你是问白凤玲吧,她捐了五角,于得水反应快抢答道。

叶素芳瞟了于得水一眼,心想你小子真聪明,她捐五角也不是为了支援,她这是为入团打埋伏呢!

咱不管别人,你想捐多少?胡为民问。

叶素芳哼。了一声,我一不想入团,二不想当,我可不显那大子,最低标准两角。

两角也行,胡为民说。

唉唉唉,啥叫两角也行,你想让我捐多少?

胡为民知道话说的不妥,但又不知该怎么解释,还是于得水救驾,两角就行,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捐了,献了自己的爱心。

这么说还差不多,别嫌少,嫌少的话两角也没有, 叶素芳掏出两角钱,递给了于得水。

把这四人的捐款收上来,六班就收全了,每名同学都捐了款,作为团支书胡为民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此刻他心情愉悦极了。哎,得水,没事咱俩去文友家看看。胡为民的想法与于得水不谋而合,二人随即来到方文友家。

昨天看了新上映的彩色故事片《创业》方文友正在日记本上写观后感,看见胡为民和于得水进来,他合上了日记本,起身和他俩打了招呼。文友写啥呢?于得水笑呵呵地问。

啊,昨天看了《创业》写篇观后感,方文友说。

怎么样,好看不?”胡为民问,反映的啥内容?”于得水也迫不及待地追问了一句。

不错,看了挺振奋人心的。描写的是大庆油田的故事,塑造了周挺杉这个人物形象,我觉得这个人物应该是铁人王进喜的化身,表现了我国石油工人‘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英雄气概。方文友把自己的感受说给两位同学听,流露出对大庆工人创业精神的赞美。

啊,是石油题材的啊,我还以为是反映知青题材的呢,为民学校组织看不,不组织的话哪天咱俩去看看,于得水说。

胡为民沉思片刻,估摸放假期间不会集体观看了,想看咱就自己看吧!

这部值得一看,主题思想、故事情节、人物形象、作曲等都非常不错,方文友道出了自己的感受和评价。

方文汽车厂商不用再管理这么多的库存友的介绍激起了于得水观看的欲望,为民,下午有事没?没事咱俩去看呗!

胡为民面露难色,下午家里来客人,我得在家帮着忙活。

你那么多姐姐,来客人还用得着你啊?你还把自己当盘菜了,于得水讥讽道。

我算啥菜,上不了台面,就是打个下手。其实胡为民在为自己找借口,大过年的家里来客人很正常,但他说帮厨纯属扯淡,根本原因是家境不好,他舍不得花大人票的钱去看。这次捐款他跟母亲要了一元钱,再跟母亲要钱看,他张不开嘴,自从父亲过世后,母亲精打细算地过日子,除了学校组织看,胡为民没有自己花钱看过。

于得水意识到胡为民在和自己撒谎,原因他非常清楚,但他不能伤胡为民的自尊,就说:一会儿我去买票,明天你没事吧,文友你有空没,陪俺俩再看一遍呗!

行,你买票吧,明天咱仨一起看,方文友满口答应。

胡为民不好再说什么,拒绝就生分了,答应兜里又没钱,正在合计怎么说时,于得水抢先说道:大过年的,算我请客了,你俩谁也别给我钱,给我也不要。

那,不好吧,你去买票就挺辛苦了,还让你破费,多不好意思呀!方文友也不想占同学的便宜。

于得水朝方文友挤了下眼睛,方文友这才想到于得水的话是冲胡为民说的。

买明天下午票啊,上午还得到学校交捐款呢胡为民默认了于得水的请客。

哎,那个…方文友突然想起陈根生和他说的话,但话到嘴边没往下说,他觉得大过年的说这破事,让人扫兴。

文友,你想说啥?咋吞吞吐吐的?于得水看出方文友欲言又止的样子。

哦,没事、没事,方文友遮掩道。

有话就说,有事就问,咱哥们没说的,真的!于得水的话让人倍感亲切。

也没啥事,好像那天,陈根生说赵老师不太正经,对谷红霞特别好,他暗示我为民好像知道情况,今天我忽然想起这件事,想跟你俩核实一下,为民、得水你们别为难,方便说就说,不方便讲就当我没问,方文友把自己想问的话说了出来。

这…别听陈根生瞎叨叨,他这个人就好胡诌八扯,满嘴跑火车,有的也说,没的也叨叨,胡为民说话的时候,瞥了眼于得水,似乎在用眼神暗示什么,方文友看得一清二楚,心想陈根生果然没说瞎话,胡为民的神态有点不自然。

噢,我也不相信,但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我随便问问,其实与我也没什么关系,方文友理解胡为民的难处,但胡为民对自己不信任,心里多少也有点失望。

文友,你问的事,我们不说有,也不说没有,有没有你自己把握,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这样的事不要再去问别人,到咱俩这儿为止,不然传到赵老师耳朵里,对你进步没好处,还容易让人误会,影响你入团,于得水这番话等于告诉了事情的真相,他不直接说是出于对方文友的爱护。

不会的,我绝不会再问别人,就当我信口开河了,你们就当什么也没听见,方文友也不想把自己卷入是非的漩涡之中。

胡为民和于得水走了,方文友陷入沉思之中,他把上中学以来发生的事捋了一遍,越来越感到这个班级太复杂了,在道貌岸然、冠冕堂皇的背后都发生了什么,不敢想象。

这天下午,四班陶凤玲也在为捐款的事奔波呢!昨天各小组长把捐款的钱和名单送到她手里,陶凤玲仔细看了一遍,团员们都响应号召捐了五角钱,个别的还有捐一元的,这让她很欣慰,入团积极分子们大多捐了三角钱,显示了与一般同学的不同。但有三名男生没有捐款,他们是汤成哲、王成仁、李平顺,这三名同学平时表现不错,有的还写了入团申请书,他们怎么会不响应学校号召呢,陶凤玲有点想不通,为完成捐款任务,她只好登门拜访。最近的是汤成哲家,陶凤玲进了院子,正要敲门,汤成哲林从屋里出来了,哟,凤玲来了,过年好哇!汤成哲满脸笑容。

好什么好?陶凤玲沉下脸。

汤成哲忙问:怎么了,出啥事了?

出啥事你还不知道啊,咋不支持我工作呢?陶凤玲板着脸埋怨道。

汤成哲明白陶凤玲说的工作是指什么,但他装起了糊涂,什么工作,我怎么不支持了,你的工作我一直是非常支持的。

陶凤玲瞪着双眼,说说为什么不捐款?有什么理由?

我啥时候说不捐款了,这么大的灾难我能无动于衷么,再说我是啥人你还不知道么?汤成哲狡辩道。

你是啥人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没捐款,名单上没有你的名字,陶凤玲态度十分生冷。

你这、这话说远了,虽说我是后来咱班的,但我的为人你应该清楚,是吧,我对你啥样你心里也应该有数,明天是捐款最后期限,你要是不来我一会儿就给你送去了,汤成哲极力表白自己。

破瓶子长个好嘴,就你会说话,那你说说为什么组长来时你不捐?陶凤玲想听听他怎么解释。

汤成哲嘿嘿。笑道:组长像欠登儿似的,我有点烦她,就没给她。

她来是欠登儿,那我来也是欠登儿了?陶凤玲抓住汤成哲的话把儿,反问了一句。

不不不,我没那意思,你和她不一样,她欠你不欠,她哪能和你比呀!汤成哲这话有了讨好的意思,陶凤玲却并没领情。

她是工作,我也是工作,有啥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她来我不愿意捐,你来我就愿意捐,感觉不一样。

啥感觉不一样,你老瞎感觉啥?

怎么是瞎感觉呢?看到你和看到她,我自己啥感觉心里最清楚了,这个欺骗不了自己。

你见到我啥感觉?

说实话呀?汤成哲有点忐忑了。

废话,谁听假话,说!陶凤玲几乎是在命令。

汤成哲有些不好意思,傻乎乎地笑了,他搔了下脑袋,不敢正眼瞅陶凤玲,磨叽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也不知道咋地了,见到你心情愉悦,有说不出来的开心…

你思想太复杂了,没事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这怎么是乱七八糟的事呢,我是正式的、认真的表达我的想法,汤成哲为自己辩解。

你正式什么,认真什么,你有啥想法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知道不?陶凤玲想打消汤成哲的歪念头。

你看你看,这不是你问我啥感觉吗,咋还急眼了,说实在的,小组长来收捐款,我之所以没交给她,就寻思让你来收,这样能看见你,你咋不理解我的心呢?汤成哲激动之下,把心里话全道了出来。

理解个屁!你少打我的坏主意,我可不吃你那套,小心我报告老师,整不死你,陶凤玲把话说绝了,简直就是断了汤成哲的念想。

行了行了,你手下留情吧,我不想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

喂,今年五四青年节,我加入组织的事能解决不?

够呛,悬乎。

为啥呀,差哪儿呀?

捐款表现不积极呗!

汤成哲这才想起陶凤玲是来捐款的,连忙从兜里掏出5角钱,给,我捐5角,按团员标准捐。

陶凤玲接过钱,在登记表上写下汤成哲的名字,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何苦呢!

陶凤玲转身走了,把汤成哲晾在那儿,他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从打调到四班,汤成哲就注意到了陶凤玲,姑娘长得水灵,模样俊俏的好似一朵牡丹花,皮肤白净的像凝脂,性格文静而大方,待人亲切而和蔼,身为团支书但没架子,有才有貌,品学兼优,好些同学说陶凤玲是班花,但在汤成哲眼里,说班花委屈了陶凤玲,冠为校花才名至如归。这样的极品女生自然成了众多男生追逐的对象,然而他们只是想在心里,恋在暗地,谁也不敢表白,因为陶凤玲清如荷莲,一尘不染,可望而不可及,恍若一个女神屹立在男生面前,他们有贼”心而没贼”胆。

今天汤成哲的表白也是壮着胆子说的,也许压抑了太久,也许克制的太重,汤成哲借捐款的事一吐肺腑之言,把自己的心迹坦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爱就大声说出来,好在这些话只是说给陶凤玲听,没有第三人在场,即使遭到陶凤玲的拒绝,也是两个人之间的事。青年人的爱如月光皎洁,似星光璀璨,花样年华,不晓爱则辜负了青春时节;青葱岁月,不懂情则枉费了大好光阴。

初浴爱河,能够将一个人轻轻安放在心中,寂然相思,默然相守,于己,已然是一种幸福。曾无数次想象着,那曼妙的如瀑秀发,风姿绰约,带着少女芬芳的气息,静静的坐在教室里,你的笑靥似春花绽放,你的声音如泉水叮咚,花香袭人,声动于心。想着你眉间沁满的馨香,期待着与你相遇,以一颗真诚的心,沉醉在有你的万千情思里。弦月幽幽,竹笛声声。揽一轮夜空明月,寻一季玫瑰幽香,将相思别在清纯的记忆中,用岁月做笺,谱一首暗恋的序曲,青涩中也自有甘甜。灯火阑珊处,是清风的低吟,是花开的呓语。一路走来,即使一厢情愿,我只愿以一颗纤尘不染的心,将相惜的暖意藏于心底,与你相遇相知,相依相恋。在青春的剪影里有你有我,在流年的碎影里难舍难忘。任岁月流长,愿人生只如初见。

边走边想。陶凤玲不知不觉来到了王成仁家门口。门上贴着手写的对联。上联是翻身不忘党。下联是幸福感谢。横批是好。冯玉秋看了看字体。心想一定是出自王成仁之手。她欣赏着那有点颜体味道的字。身后传来王成仁的声音:凤玲。你来啦!陶凤玲回头一看。身着崭新灰色人民服的王成仁站在眼前。眉宇间流露的那股书卷气。让陶凤玲眼前一亮。这身衣服使王成仁既帅气又精神。

你出门了?

啊,去我二姨家拜年去了,王成仁拘谨地道。

这对联是你写的吧?陶凤玲指着对联问。

是、是我写的,过年了,图个吉利,进屋吧,王成仁拉开门。

陶凤玲犹豫了一下,外边冷,有事屋里说,王成仁找了个充分的理由请陶凤玲进屋,陶凤玲不好再推辞,大方地走进屋里。

小说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鄂尔多斯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汉中看白癜风的医院
有轻微脑梗怎么办
友情链接
福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