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算命br文崔树恩brbr在旅店里节能

2020-10-19 来源:

《算命》

文/崔树恩

在旅店里,二姐找我,让我开车拉着她去找大姐,她要狠狠地揍大姐一顿。

二姐对大姐哪来这么大的仇?这要从母亲患病的时候说起。

二姐多少年就显得很不正常,脾气暴躁,歇斯底里,疑神疑鬼,无事生非,而且随着年龄增长越发严重毕竟是比赛。二姐夫说二姐这是有病,我不信,我认为是性格使然。

母亲患了肺癌,在省城住院,为你不影响二姐和我的工作,大姐一个人陪护。陪护这活凡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它的繁琐与劳累,何况护理一个重症病人,里里外外就她一个人,真是够辛苦的了。在母亲危在旦夕之际,周身长出了一块块紫斑。这个时候二姐和二姐夫先于我赶到医院,准备给母亲送终。二姐看到母亲身上那些紫斑,一口咬定是大姐长了坏心眼,用手给母亲掐的。母亲己经昏迷,大姐有口难辩。二姐像疯了一样,不仅破口大骂,还薅着大姐的头发,煽她的脸。二姐夫是个老实人,笨嘴拙舌,说不上两句话就脸红。他也想劝劝二姐别胡闹,刚开口,就被二姐嘴里的那一梭子子弹给打了回来,再多说多了,他也跟着挨骂。二姐夫给我打,让我务必提前去,劝劝二姐。

当我赶到了医院,母亲已经生命垂危,已经没有空给二姐做工作了。大姐己经被二姐闹得在医院呆不下去了,住在医院傍边一个小旅店里。我对二姐说:无论怎么回事,在母亲咽气之前,你不许再闹腾大姐,再闹腾我就剁了你!连吓唬带震唬地,总算把二姐稳住了。又好说歹说地把大姐劝了回来。还算导致一部络小说动辄五六百万字平静地送走了母亲,处理完了老人家的后事。

母亲去世后,我怕她俩再发生冲突,让大姐去了她在省城的女儿家。这不,母亲尸骨未寒,怀恨在心的二姐又要找大姐算账。二姐夫忧心忡忡地对我说:你说啥也要给她们解决一下矛盾,她俩见面就打,不仅委屈了大姐,一奶同胞,见了像遇到仇敌,别人看见了也笑话咱!二姐夫把这一重任压给我,他是认为我有这份能力。一来我是她的弟弟,家中唯一男孩,是家里的顶梁柱,我说话二姐是该听的。二来我是家里唯做官的人,二姐家里出去救人办事都是我的,她平时也高看我一眼。三来我又是个政工干部,玩笔杆子耍嘴皮了,做思想工作是我的专业,在单位里几十年做过无数人的思想工作,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从来就没有失败过,她们姐俩这点事,我也认为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大姐在医院里护理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情,由于我不在场,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尽管我知道二姐说大姐虐待老人是不可能的,但我急于找二姐谈,简单地批评她一顿,那样未必能解开她的心结,也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先找大姐了解情况,尤其是母亲身上的紫斑是怎么形成的,医生是怎么说的,我都做了详尽的调查研究,然后我才坐下来郑装其事和二姐谈。我把大姐在护理母亲时所付出的艰辛一样一样摆给她听,把紫斑来龙去脉说的一清二楚,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以情感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就凭我这一套做思想工作的套路,别说是个大活人了,就是块石头也会被我融化。可未曾想,二姐是油盐酱醋什么也听不去,反而说我从小大姐在我俩之间就偏向我,如当我当官大姐又舔我也腚,我对大姐好的,替她说话,为她开脱。我不是被二姐气的鼻子歪了,简直要气掉下来了。

二姐夫看我的思想工作效果为零,便对我说:说你还不信,你二姐肯定有病了,该是抑郁症什么的。我这会相信她有病了,否则她也不会这么的不讲理,这么的歪。二姐夫意见是趁着还在省城,送二姐到大医院看医生。我同意了。可和二姐一说,她说啥也不去,她硬说她有病的话,只要去把大姐胖揍一顿,她出了气就好了。

过了一天,大姐夫或者经过深思熟虑后来和我商量,说把二姐送去看大仙吧,我一口回绝:你这不是开玩笑吗?你也不是不知道大仙都是骗钱的,怎么能相信迷信!二姐夫只是笑了笑。其实,我知道二姐夫在农村长大,没少受到封建迷信熏陶,才信鬼信神的。

第二天,二姐夫独自上了一趟街,下午又领着二姐出去了。他也没和我打招呼,我在旅店里睡了一天大觉。

晚上,她们两口子回来了。完全出乎我的预料,二姐一改以前母老虎的形象,有说有笑,显得格外开心。她同我说:明天就去找大姐,向大姐承认错误,給大姐赔礼道歉,俺姐俩要破镜重圆,重归于好。我悄悄地问二姐夫,二姐怎么有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二姐夫笑着把实情告诉我,他领二姐去找大仙算命了。我好奇地问大仙是怎么说的。二姐夫说:大仙说了,她确实有病,不过她的病不是让大姐气的,大姐为她更孝敬老人。她只所以患病,是因为母亲看着误解大姐,无故欺负大姐,母亲不愿看到她这么做,才招呼她跟她去天国!大仙这么一说,二姐坐地就吓的老实了。过去我一向认为大仙是纯粹的骗子,所以对它们嗤之以鼻。听二姐夫这么一说,我莫名其妙地对大仙产生了某种好感。在二姐这个问题上,我和大仙也算殊途同归,但我使尽了浑身解数,苦口婆心,也没有让二姐思想较变过来,而大仙用它的胡说八道,竟让二姐转变了,可见我的思想工作是多么苍白无力,好像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油然而生。

二姐果真于大姐重归于好。我们从省城回来,二姐准备了一大桌子好酒好菜请大姐和我吃饭。二姐对大姐那热乎劲前所未所,看着真让人高兴。酒我和二姐夫没少喝,在大姐二姐出去的时候,我又对这桩事大发感慨。二姐夫搂着我的肩,嘴贴着我的耳朵说:你猜我这事咋办的?我联系大仙算命时候,说是算一卦要二百块钱,我说那好,我给你四百,但有个条件,我让你怎么说,你怎么说,他痛痛快快答应了,这家伙全是按我说的说的。嗨!我真是没想到,二姐夫这个大老实人还有这样的鬼道道!

共 217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应该说故事中两姐妹其实没有根本的厉害冲突。都是有孝心的女儿。特别是大姐以朴实善良的情怀日夜守护在患病的老母亲身旁。只不过是,因母亲癌症晚期身体出现紫斑,二姐误认为大姐的“虐待”。所以就要与大姐“算账”。如果要是真的“算账”可就是伤了大姐的心。为引起不必要的事端,“我”在其中做思想工作不奏效,才想起另一种算命的办法。小说结尾体现作品的灵活性。嗨!我真是没想到,二姐夫这个大老实人还有这样的鬼道道!。不管是啥道道,二姐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姐妹俩重归于好,峰回路转。崔老师这篇微小,语言凝练,人物刻画细腻。兄弟姐妹,一奶同胞。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永远隔不断的。当然兄弟姐妹之间存在着矛盾其实也很正常,退一步海阔天空。欣赏佳作!感谢赐稿!问好崔老师!【:林雨荷】

1楼文友: 08:21:12 欣赏佳作!感谢赐稿!问好崔老师!遥祝创作愉快!致安!

2楼文友: 09:46:24 大姐和二姐都是孝顺的人。可是二姐误会大姐不孝顺,且经过做思想工作二姐仍然坚持自己的主见。无奈二姐夫只好和算卦的串通,没想带二姐居然呗算卦的说服了。其实只要能达到目的,有些时候可以变通。文章不错。赞一个。

楼文友: 10:00:05 谢谢雨荷老师选编我的习作!编者按写的很好,比我小小说写的好。

阴道炎、慢性宫颈炎怎么办
更年期失眠多梦怎么办
株洲男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福州旅游网